穿著幾十斤熊貓道具圓夢,他們是“北京八分鐘”的幕後英雄

在25日的平昌冬奧會閉幕式“北京8分鐘”文藝表演中,既有在表演還未開始就完成使命的幕後英雄,也有穿戴幾十斤道具以別樣方式圓夢奧運的少年,還有穿著單排輪旱冰鞋苦尋花樣滑冰美感的輪滑運動員……
新華社記者 白雪飛 攝
“8分鐘”開始,我的工作結束瞭
在“北京8分鐘”的整個演出過程中,有48名演員隻出現在正式表演前,他們兩人一組,推著智能機器人和透明發光屏幕(“冰屏”)最先上場,機器啟動後迅速下場。
每組對應一個號碼,從1號屏到24號屏,在采訪推屏演員的時候,他們說的最多的是自己所推的那塊“冰屏”編號。
21號屏是由常睿和同伴一起推上閉幕式中央舞臺的,為瞭盡量不讓現場觀眾看出來,他們一身黑色緊身衣,隻露出眼睛部分。聽到啟動成功的指令,他們就算完成瞭這次8分鐘演出的任務,總共上場時間不到3分鐘。公家機關水肥清運
常睿,今年23歲,來自甘肅蘭州,是北京體育大學運動醫學與康復學院一名大四的學生。在8分鐘表演中,輪滑演員與機器人的互動讓人難忘。
常睿在場下盯著21號屏,轉身、前行,一切正常運轉,他松瞭口氣。雖然沒有在8分鐘露臉,他的工作一樣重要,到平昌之前,他們在北京封閉訓練瞭近3個月。
在北京集訓的時候,他們每天至少要推著數百斤的道具來回走上千米。平昌冬奧會閉幕式現場道具出口到舞臺中間,有一個近6米長的坡路,在訓練中,常睿他們就著重練習如何平穩地把道具推上這個坡。
1月底,記者在北京昌平的訓練基地見到他們。不論腳下、身上貼多少暖寶寶,他們是不能戴厚手套的,因為推屏的時候可能會有脫手的風險。“我就不戴手套瞭,抓的那個位置戴著手套容易打滑,就那麼一會,堅持一下。”常睿說。
新華社記者 白雪飛 攝
穿戴20斤道具,圓夢奧運舞臺
於廣水全身罩在熊貓木偶裝裡,從唯一的觀察口向外看,冬奧會閉幕式現場閃爍著亮光。他小時候夢想是當個運動員參加奧運會,眼前這些讓他覺得夢想成真瞭。
於廣水是“北京8分鐘”的一名輪滑演員,他表演全程要套在20斤重的熊貓木偶裡。
2017年11月某一天,北京體育大學舉行瞭一場選拔,於廣水和一些同學被老師叫去參加,還讓他們做一些奇怪的動作。“搞什麼啊,我心裡納悶。”
北京體育大學教育學院四年級的學生邢志偉也被選拔成為這次表演的一名木偶演員,同樣的選拔過程,讓他摸不著頭腦,跟平時練的動作不一樣,平衡、轉彎、單腿,考察動作更像是在舞蹈。
後來,老師通知他們被選中,要代表國傢參加一次非常重要的演出。
新華社記者 白雪飛 攝
去年12月1日,他們就在北京昌平的訓練基地開始封閉訓練,見到導演組才知道,於廣水、邢志偉要參加冬奧會“北京8分鐘”演出。這場演出意義重大不言而喻,需要所有人簽保密協議。表演之前,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他們在幹嘛。直到出發到平昌前一天,他們才告訴傢人,“初十晚上看冬奧會閉幕式直播啊,裡面有我。”
其實作為木偶演員,於廣水和邢志偉在整個8分鐘過程中是沒機會露臉的。第一次拿到演出道具木偶裝的時候,大傢覺得新奇。於廣水在同伴的幫助下試著套瞭一下。
“嚯,那個木偶頭的重量直接壓下來,兩個肩膀就像擔上瞭兩桶水。”他回憶說。在訓練間隙,別的演員可以松松鞋休息,他們就隻能繼續套著不便穿脫的木偶裝。等彩排結束回到宿舍,肩膀和腿都不是自己的瞭。
扮熊貓就要有個熊貓的樣子。“我們穿上道具,就要忘瞭自己,我們一上場就是兩隻熊貓。”於廣水說,要通過熊貓的姿勢表達出情感需要多練習。
邢志偉和於廣水每天都會給自己加練一段時間,一個人練,另一個人用手機拍下來回看。“我們回宿舍用手機看視頻,別人看電影,我就挑《功夫熊貓》《熊出沒》看,動畫片裡不是有熊嘛,我學這裡的可愛動作。”邢志偉說。
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
踩旱冰上場,學花滑動作
舞臺上,24名輪滑演員與24個智能機器人配合完成表演。他們穿著單排輪旱冰鞋不僅要表現出花樣滑冰的美感,還要與背景音樂、燈光效果、舞臺屏幕“地屏”視覺效果嚴絲合縫的配合。
推屏演員郭露陽說,在場上,他們就像畫筆一樣,在“地屏”上滑絢麗的圖畫。
郭露陽是北京體育大學體育休閑與旅遊學院大三學生,平時的專業項目就是輪滑,但踩著單排輪滑鞋翩翩起舞這是第一次。
音樂響起,郭露陽和其他輪滑演員一起滑進場地,向右一個弧線,向後轉身穿過兩個機器人……這一切動作都經過瞭無數次訓練,正式表演的時候,他沒有感到壓力,按部就班地走線、滑行。
“忘瞭自己是在滑旱冰鞋,盡可能展現冰上動作。”這是訓練時導演組的要求,也是這三個月來他們重點練習的內容。
北京8分鐘”演出的中國團隊公開排練。新華社記者 王昊飛 攝
剛進集訓基地,郭露陽信心很足。滑旱冰是他的老本行,沒有什麼難的,但隨著訓練的深入和細化,郭露陽需要重新掌握一套動作。“旱冰比較穩,動作幅度可以大一些,但細微的藝術展現力不如真冰。”
表演現場模擬的是一塊冰場,演員們動作要想更逼真,就要模仿冰上運動的動作。訓練之後,郭露陽自己找花樣滑冰視頻看,每一個手勢、每一下滑行,他都默默記在心裡,第二天訓練付諸實施。
來平昌之前的一個月,是演出團隊訓練最忙的時間段。北京的氣溫也逐漸走低,訓練專門找有大風的日子。晚上,訓練場燈光全開,無遮擋的場地四處漏風,郭露陽和同伴們一練就是幾個小時。
“平昌冬奧會閉幕式是在晚上,場地也可能有大風,所以我們的訓練就盡可能地模擬當地實際情況。”郭露陽說,一次夜場訓練下來,他的鞋裡都是汗,濕冷最難扛。回到宿舍,就想把腳放在暖氣上烤烤。



本文來源靜電機安裝: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011

大台中記帳網|台中公司登記|台中公司登記流程|台中公司登記費用台灣商標註冊>除毛-擺脫老舊型的除毛方式,任何毛髮一網打盡∣真空除毛推薦~聖雅諾美學診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la478h3f3 的頭像
hla478h3f3

七七的創作天地

hla478h3f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